陆墨沉和云卿大结局是什么-邪性首席好卖力云卿在线预览

陆墨沉和云卿大结局是什么-邪性首席好卖力云卿在线预览

时间:2019-05-26 08:38编辑:fate

陆墨沉云卿是邪性首席好卖力的主角,由作者爷俊美无双创作,属于现言小说,精彩节选赏析:云卿缓了一阵,看了看闭着的门,没有感觉到走上来的脚步声,她拿出手机给云承书发短信,说得是很平常的话:爸,保温箱里也有云逸能喝的蛋白质粉,你让他回来取点。

邪性首席好卖力304:她给云逸留了一张纸条

云卿怔了会儿,听到爸爸往里面闯,保镖要搜身。

她赶紧从侧门扶着墙壁进去,气喘吁吁,她迅速抹干脸,整理好一切,从客厅里穿出来。

隔着保镖,云卿扬起一点笑,冲云承书轻声喊,“爸,我在这里。”

云承书一怔,视力有些远视,刚好却可以看得清楚,他眯起矍清的眼睛,看到她那副模样,喉咙翻动,终究几番,都说不出话来。

他忍耐了那么多天,不是要来看她这个样子的啊

夏水水下意识的伸手扶住有点往后退的老人,知道他心里是最难受的。

云爸爸一直说,自己的女儿,只有自己疼。

疼来疼去,却疼成了这个样子究竟是为什么?

“爸”云卿看到他那个样子,自己再也笑不出来。

云承书冲过保镖,跑过去,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他的手指微抖,缓缓地摸上她的脸,目光深处夹杂着水光,嘴唇阖动半天,最终也只有小心翼翼地对她笑,“好了就好,爸爸惦记着你,来看看你。”

“嗯。”她强压着变调的声音,低了头。

云承书握着她的手,连她的肩膀也不敢握,衣服下面空荡荡的,风一吹飘起来很多。

她从前那样,他都嫌瘦,现在却叫他惊心。

他心里像有一把刀,在自责地剜着,很后悔,当初不该心软,看着有了孩子想着她一个女孩儿家,惦念着孩子,让她自己选择,如果那时候他强制干预,那么今天的一切也许不会那么难受吗?

可他万千种猜想,都没有想到,六年前是陆墨沉狠狠的伤害了他的女儿,用最极端也最惨痛的方式。

那样一个畜生

“爸,你先坐下,不介意这里吧?”云卿按住他温凉的手。

云承书缓缓回过神,敛压下眼底的惊涛骇浪,环视这间别墅,顾家的别墅,也是他眼底心底的刺。如果不是十年前把她小小年纪送到这里来陪读,也许那五年的黯淡悲婚也不会有。

一个顾湛宇,一个陆墨沉,全都不是良人!

云承书深深的叹息掩埋,现在哪还顾得上介意什么房子?

只要能看到她稍微好一丁点,他什么都愿意。

“跟爸爸坐下来,告诉我你现在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?”

云卿慢慢地坐下来,眼睑低垂,冲他笑了笑,“水水没告诉您吗,我还可以。”

她不说实话!小夏说她前两天又住院了,受了很大的刺激,云承书也看到现在漫天遍地的报纸,都在疑似的报道她,猜测她的身份。

她没出门,这一点是极好的。

父女俩坐了会儿,云承书一直盯着她的脸,观察她的眼睛,小夏说她的精神时而恍惚,说她失眠很久了。

今天这一看,感觉还行,也可能是她在强撑,见他来了罢了。

云承书眼底一片凄楚,看了看天色,站起身,温柔的看着她,“爸爸其实很没用,能为你做的少之又少,小卿,要坚强。你要住在这里,虽然我不喜欢顾湛宇,但也不反对了,只要你觉得心里面能感觉到安全自在,爸爸今天来,给你做一顿饭吧,小夏说你现在只喝粥,那怎么行呢,我给你做你小时候爱吃的,清蒸鱼片还是小肉沫炖汤?”

云卿心里都领受着这份爱,扬唇冲他笑,“我都吃,我都努力吃。”

云承书摸摸她的头,不敢碰触那一圈白发,手指发怔,很快落下,走进了厨房。

夏水水给父女俩单独相处的时间,免得自己在旁边看着也难受,她提前离开了,留了司机等会儿载云承书。

兴许下山的路上能碰到回来的顾湛宇,堵上他一会儿!

做饭不需要多长时间,云承书有了眉娟,很多年没下厨,有些手生。

他们在厨房里静静聊天,偶有笑声。

云承书看着她慢慢吃,吃了一小碗鱼,很清淡,喝了一些汤,她起先还能撑住,但是后面突然捂住嘴,胃里又开始涨疼难受了。

云承书怕她吐,给她弄了点热姜水缓缓。

慢慢的,她好似好受些了。

天色已近傍晚,云卿估摸着平常的时间,顾湛宇快要到家了。

她起身,走向厨房里,问女佣要了一个保温盒,打开冰箱把一些中药材的补药放进去。

云承书奇怪她在做什么,跟在厨房的门口,“女儿,你快休息,这是做什么呢?”

“顾湛宇给我开了很多补药,我喝不下,速食袋装的别过期了,我想您和眉姨都能喝点。”云卿低声说道。

云承书当即皱眉,顾家的东西他不要。

但是转而又想,她还有心神念着自己这把老骨头,这是好事啊,总好过什么也莫不关心。

看她装的开心,他也就什么都不说,随她去了。

云卿把保温桶装满,回头看了眼云承书,又看了眼守在客厅里的女佣,手伸到衣摆下面,里面是单衣,口袋里有东西。

她把它夹在药袋的中间,把拉链拉上。

弯道上远远的传来引擎声。

是顾湛宇回来了。

云承书也听见了,压在心中一下午的话,此时也不得不说了,这是小夏劝他的。

他思量权衡许久,虽然恨陆墨沉也差不多入骨,但终究伤敌八百自毁一千,他太了解女儿了,不想她出事。

“小卿,你听爸爸说,上庭指证这样的事,爸爸不希望你做,不为别的,就是不想让你再经历一遍痛苦。身子是自己的,灵魂也是自己的,你在囚笼里走不出去,那爸爸用毕生来陪你走出去,置他于死地,你得不到新生,你是走入了极端了。那样的人,不靠你,也有法律相应制裁!爸爸只希望你好好的,真的只希望你什么也不要管,回到爸爸身边”

云卿低头看着洁白的地板,冷冷的光锃着她一双无空的眼。

她还是对夏水水的那番说法,“爸,不用劝我,我意已决。”

“小卿”云承书急得忧叹连连。

引擎声很近了,就在门外,开车门的声音很响。

云卿把保温箱塞给云承书,“他回来了,别说这个了爸,您不心喜看见他,您就早点回家,夜里山里凉,您今天穿得少。”

两人推脱间,顾湛宇已经身高腿长的走了进来,看到云承书,顾湛宇的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尴尬的。

因为这五年,因为离婚离得云承书住了好几次院。

他还是喊了声,“爸。”

云承书没有答应,脸色变冷,接过女儿手里的保温桶,只得往门口走,经过顾湛宇时,语气微沉地说道,“顾小子,我也谢谢你这些天对她的照顾,但她后面肯定要回到云家的,你也不要再执迷不悟,害她已经够多。”

“云叔,其实我——”顾湛宇拧眉,声音压着一层微苦。

云承书没有多听,叹着气走了。

顾湛宇回头,走到她身边,细细的看她,“今天见了你爸,还开心吗?”

他的声音连日来都很温柔。

云卿抬手摁了摁眉心,不用再伪装很精神,面具下是苍白又疲累的一张脸,“谢谢你了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,你一个人住在这里闷,可以让你爸多来陪陪你。”顾湛宇让云承书过来,却不会让她回云家。

云卿把这句记下了,抬头对他露出了一点笑,“可以,我想我爸了,会打电话给他。”

顾湛宇握了握她的肩,刚想拉着她去沙发那边坐坐,云卿突然捂住嘴,冲他摆摆手,她转身就上楼梯。

顾湛宇盯着她,皱起眉,转身问护士,“她怎么了?”

“云小姐吃了她爸爸做的鱼和肉,可能一下子吃荤腥不行,胃里撑不住,她有轻微的厌食症,我马上给医生打电话。”

顾湛宇点点头,追上去两步,看到她直接冲进了卫生间里,紧接着是干呕声。

突然,他的眸光又是一暗,修长的身躯站在那,僵硬的,也没有上去。

云卿呕了一阵,胃里面火烧一样,她吃那些鱼肉本就是强撑,连日来胃最敏感,时不时就要抽痛。

她已经习惯了,从卫生间出来,她被护士扶着,顺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护士见她烦,挥了挥手,护士出去了。

云卿缓了一阵,看了看闭着的门,没有感觉到走上来的脚步声,她拿出手机给云承书发短信,说得是很平常的话:爸,保温箱里也有云逸能喝的蛋白质粉,你让他回来取点。

云承书在车上戴着眼镜完毕,心里是高兴的,她还惦记着云逸。

她惦记的人和事越多,云承书心里就越能稍微安心一点,证明她或许在慢慢走向正常?

他心里是这么渴望着,希望着,立刻给云逸打电话。

云逸早就在家里等了,这些天要不是老爸压制,他早就翻天覆地找云卿了,得知老爸自己悄悄去了,云逸生了很大的闷气,心心念念都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,他甚至想通过陆西西把陆墨沉那个人渣约出来,揍扁揍死才好!

云承书一回去,说了声云卿留了东西,云逸就抢过那个保温箱,四处乱翻。

把药品都翻了出来,最底下的角落里,有一张字条。

一开始云逸以为是不起眼的纸片或者商标,颠了颠保温箱,那张小纸在飘,他才拧眉拿出来,纸片折叠的很细,他慢慢打开,上面有一句话——

邪性首席好卖力

邪性首席好卖力

她与陆墨沉虽然只有几个月,却激烈如火,她是爱上了那个男人的!

作者:爷俊美无双类别:现言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陆墨沉和云卿大结局是什么-邪性首席好卖力云卿在线预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