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叫云卿陆墨沉-男主陆墨沉在线阅读

主角叫云卿陆墨沉-男主陆墨沉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5-26 08:42编辑:fate

新书《邪性首席好卖力》,是作者爷俊美无双所写的已完结小说,主角陆墨沉云卿色彩丰富,邪性首席好卖力精彩节选:“我清楚。”他嗤笑,薄唇的弧度那么好看,嗓音如砂纸一样,“我是清楚,可我还是想过去,不想距离,这么远太远了,连她瘦成了什么样,我都看不清。”

邪性首席好卖力301:还好么,宝贝,宝贝……

秦律深深地拧眉,思虑深远,“你觉得,现在让他们碰面好吗?云卿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根本不允许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季斯宸皱眉轻叹,“可老二来都来了,这他妈怎么办啊?都在一楼,想不碰上都难啊!”

“我觉得,我们如实告诉墨沉。”

“他受得了吗?下午才挂了水,他那么骄傲,变成不能出现的人!再说万一,他一意孤行怎么搞?他那么想她,想死了她,思念都扛不住,热血一冲——”

这也是秦律考虑到的。

不过兄弟几个的意见都很统一,目前,不能见面。

尤其是不能让云卿看到,他。

“我这边打电话给师妹改地址肯定来不及,她就在酒店,商务宴会,她可能会和顾湛宇呆在一起。”

“他妈地那要不这样,我稳住老二,咱们撑死了也避免碰上,完了要是有可行的机会,我告诉老二,在什么地方偷偷看一眼都行,到那时的情况,他看到云卿就能体会,也能克制了吧。”

秦律想了想,也只有这么办了,兄弟几个都出动。

云卿跟着顾湛宇抵达一楼的宴会厅,厅很大,人没有顾湛宇说得那么少,不过比较安静,商务宴会,大家都低声细语。

她戴上早晨的那顶帽子,帽檐能遮住眉眼部分,她就不必和人对视,心里安全感足一点。

她低着头跟在顾湛宇身边,一边留意四周的过道,等待和秦律碰面的机会。

当主持人简单说了几句后,顾湛宇就忙起来了,几次有企业家来找他说话。

云卿正好得到了机会,离开他两步,手指了指旁边的自主餐桌。

顾湛宇看了眼餐桌,位置不远,他温笑着点点头。

云卿走过去,其实身边还有一个医生跟着,她还得想办法甩开他才能联系师兄,告诉他她的位置。

她吃不了多少东西,强撑着喝了一碗,胃里面涨的难受,有些想吐,她扭头对医生说,“我胃痛了,麻烦给我取一杯热水好吗?”

医生只能点点头,回头请示过顾湛宇,顾湛宇允许了,医生才走。

云卿接下来,提神,警惕着顾湛宇的目光,避开了她才低头迅速给师兄发短信,说了位置。

秦律回复:在你斜前方45度,马上来。

云卿迅速把短信删除,视线不经意的往那个方向一扫,迅速掠过,人头攒动,她看不到。

她也不敢多看,师兄说来了,她也就安了神。

然后侧过身,靠着桌布,无声无息的,把藏在裤子口袋里的透明袋子拿出来,折叠成很小的一点,迅速别在一个托盘的下面,露出一点棱角。

她拿了块水果,慢慢的转身走向对面的沙发,还冲看过来的顾湛宇提了提唇。

心里打着鼓,脸上一丝神情都不能变。

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余光里,一道修高的身影走过来了。

云卿的心口紧绷绷的,夹杂着多种情绪使她无法抬头,去看一看秦律。

她放在膝盖上的手,只是无声抓紧,抓紧了又放松,呼吸都变得很缓慢。

脑弦绷紧,她低头隐泪,扭头去注意顾湛宇。

顾湛宇转身换了一杯新酒,旁边一个企业家把他拉了一下,他转过身背对着这边,云卿立刻去看秦律。

秦律已经找到了那个小袋子的位置,他的前方有个壁柱,刚好能挡住身影。

他拿过来放进西裤口袋里,眼神波动着很多,温润的看着她瘦削了不止一圈的脸,不愿离去。

云卿侧过身,扶着沙发起来,背对他走远了几步。

秦律哑然,梗动喉结,她如今,畏惧或是障碍,连看有关的人,都不愿意看了。

他的手插在裤袋里,修挺的转身,沿着过道脚步很快地返回。

刚走到楼梯的转角,秦律抬头,眼神还是纾松的,打电话给季斯宸,“斯宸,我这边拿到了!她的情况不好,连我都不没有抬头看一下,很抵触,还是按照b计划,赶紧撤退,墨沉那边和股东谈好了吧,你先稳住他往后门去,我马上过——”

季斯宸那边的呼吸凝重不堪。

秦律一眨眼,季斯宸的声音沙哑的传过来,“阿律,来不及了。”

“来不及了,他已经看到,她了。”

秦律的瞳孔一变,蓦地挂断手机,抬头往楼梯上面看。

楼梯中间的转角,陆墨沉站在那里,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,来这里也没换衣服,高大无比,仍是俊颜墨发,不知吸引多少女人的目光。

可他的目光却像被冰凝注了一样,那股冰与痛,渐渐地把他的浑身都覆盖,直到整个身躯,都凝成了雕塑。

他的眼神很黑,很空,望着的方向贯穿了半个会场。

秦律心里暗叫糟糕,赶紧跑上去,季斯宸就在身侧拖着陆墨沉。

兄弟俩眼神交汇,季斯宸压低声音,“自己看见的,刚从楼上下来,目光很远,要不是他定住了,我都没发现她在那里。”

陆墨沉盯着那里,干燥的薄唇缓慢阖动,“阿律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秦律赶紧解释,“她拜托我做个鉴定,才在这里等我,我拿到东西了,墨沉,墨沉你不要过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好像不能反应,茫然的转头,盯着他。

秦律眉毛一压,心底划过一道苦涩,“墨沉,你心里比谁都清楚。”

“我清楚。”他嗤笑,薄唇的弧度那么好看,嗓音如砂纸一样,“我是清楚,可我还是想过去,不想距离,这么远太远了,连她瘦成了什么样,我都看不清。”

季斯宸难受,见他要抬步,死死的扣住他。

男人的身躯,好似轻微发抖,沉铸如山,那一脚终究也不忍心跨出去。

他好似喃喃自语,说给自己听而已。

最终,他沉沉的转过身,闭上眼,“走吧。”

“咦!那是不是盛世的总裁,陆公子呀?”楼底下有窃窃私语传来。

“陆公子沉稳如山,居然面色不改出席宴会,他的拘捕令都快下来了吧?”

“二重人格,咱们离远一点,一下子死了四个,想想那个破坏力。”

季斯宸面露凶狠,“这帮孙子!老子一枪去毙了你们,阳/痿的只会嚼舌根了是吧!”

楼底下好几个人听到了,纷纷抬头,从前哪敢说这个神话人物,不过现在政府闹那么大,陆公子是不是得从神坛上下来了,这个一手遮天的男人?

所以他们神色间也有怠慢,季斯宸脑门冒火。

秦律按住两道刚毅的身躯,“她在这里,想一想,这点风度还没有?”

陆墨沉神色静然,本就没听,抬腿走路。

忽然,主席台上的大屏幕静了一下,突兀的切换到一个新闻台,播报的正好是工地案件,画面一转,又聚焦到陆墨沉这个人身上,没有声音,只有字幕,和几张甩出的照片:陆公子六年前玩得很大,性情大变爆发毁灭性人格,囚禁一女长达一年,据说就是s市人,有几张图片证据。

图片上,女孩被捆绑在床边,地上一碗水。

另一张是被按进浴缸里的。

两张照片都只有半个脸,露出了一个下颌。

宴会场突然安静,紧接着众人哗然,炸开了锅一样。

秦律已经挡不住,因为陆墨沉没躲,他很冷静,看了眼大屏幕又扫向屏幕对面的放映室,“叫阿关!”

季斯宸懂意思了,妈地,这是突袭,他赶紧跑上楼去找阿关总控网络!

楼下传达的速度极快,不少人就叫着,陆公子就在楼梯转角!

一片一片就像海浪效应,陆墨沉感觉背脊沁出了冷汗,不为别的,他的眼神慢慢的朝会场对面那扇窗户的地方看过去。

是不是也看到了?

云卿的确看到了,她本来是走出去就要离开的,可是没来得及,旁边人的议论声让她本能的转回头看。

然后就看到了大屏幕,看到了那些字眼,看到了他的名字。

还有还有她的照片。

她当时就像被定格住了一样,想拔腿,但是拔不动,浑身那种嗜血如狂的钻痛猛地来袭,她目光放大,瞳孔涣散,紧盯着屏幕上的照片,突然不可自控的颤抖着发出一声嘶叫,她明白不能在这里,不能让人发现,就是她。

可她还是动不了,强行动就倒在了地上,旁边的女的男的都在议论,那些声音无孔不入钻进了脑海。

“哇,这是受害者啊,真可怜!”

“溺水,妥妥的虐待啊,囚禁一年那是个什么概念?”

“不知道是哪个女孩,真的很凄惨。”

别说了。

“别说了,别说了”她惶惶不安,在地上怎么也动不了,呼吸快到快要窒息,眼睛茫然一下子分不清楚方向,她想转身往后面爬,可是很多人挡住了她。

大家也很快发现一个异样的女人,倒在地上,浑身发抖,嘴里无意识地重复什么,眼泪一颗一颗的掉。

有个人联想了一下,然后扭头看大屏幕。

咔喳,大屏幕已经消失,很快。

但是更多的人看了眼大屏幕,又低头来看这个女人。

云卿受不了了,受不了,擦着手指尖只想躲到哪里,双手仓皇的捂着脸,惨白,一切都是惨白不堪。

“放过我,别看我不是我,不是”

秦律再也拽不住那个爆发的男人,他从楼梯上飞下去,他眼神冷酷嗜血地晃动,冲开所有人朝她冲过去。

她倒在那里,孤注一掷,刺痛他的眼睛,刺痛了心。

季斯宸紧急安排人来控场,把这些乌合之众都赶出去。

陆墨沉在距离她五米的时候,脚步发软,突然慢了下来,衬衫的背脊被汗浸湿,显露着绷得有些狰狞的肌肉。

他的瞳孔哑红,看到她要抬眸,他的心脏像是跳到了深渊,最终没能压抑住,他还是朝她一意孤行的跑了过去,“还好么,宝贝宝贝”

他连她的名字都没法喊,这里人太多,不能让他们知道她的信息。

可是云卿浑身剧烈一颤,一声宝贝,隔着千重万水,她还是听见了,并且叫醒了她。

她慌白无措的抬眼,一时间看不清楚,但是很快,就看清楚了面前的男人那张熟悉入骨的脸,刀削斧凿的,瞳孔里映着清晰的她。

她不断抖着脑袋,扭头看了眼已经关掉的大屏幕,浑身都如筛糠,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叫,“啊!”

“别,别别过来,求你离开顾湛宇带我走,带我走。”

他突然像是失去了所有声音,再也说不出任何话。

只是,只是眼睛看着她凌乱的发丝,看到她发顶那一圈白色,坚沉的面孔,终于坍塌,双眼逼红。

你还能给她什么?更多的白发?

她白了头。

脚步,一厘米都迈不出。

看着她往后缩,帽子掉在地上她捡来捡去捡不到,还是那么美的脸,还是那么美映在他心底的容颜,可是那张脸,再也没有从前清柔宛转的笑,或嗔或恼的怨,只有恐惧。

好像有把刀子,一刀一刀割断了他和她的路,也割裂他的心。

所有的一切,心如刀割,在心如刀割。

终于知道,什么叫做不可触及。

他昂藏的身躯再也没有动一分,看到顾湛宇紧急跑过来,跪在地上抱起她,她发抖地躲在他的怀里,嘶声裂肺,捂着脸,紧紧的捂着脸,最后,晕厥了过去。

顾湛宇把她抱起来,狠狠的盯着他。

他就像一座遥望的雕塑,坚毅上千年,永远停在了这里。

周围的一切都在动,旋转,纷纷扰扰,来来去去,他闭上眸,身躯往后跌下去。

“墨沉!”秦律和季斯宸合力接住他,他也只是疲惫的吩咐,“抓人,派人去打探她的情况。”

顾湛宇叫来救护车,紧急把她送往医院,她已经昏迷,中途做了一些急救措施。

到医院时,马上安排病房,控制住她的情况。

本来就没好,突然又被这么一击,顾湛宇狠狠的锤到玻璃上,恨自己就走开了那么一下!

他确认过,今晚陆墨沉不会来,可他却来了。

还有那个大屏幕,那是怎么回事!顾湛宇冷冽寒霜,拿出手机立刻打给江城禹。

可是还没拨通,走廊那边走过来一行人,不是江城禹,是三个人,顾湛宇看到为首的那个女人的脸,怔住。

邪性首席好卖力

邪性首席好卖力

她与陆墨沉虽然只有几个月,却激烈如火,她是爱上了那个男人的!

作者:爷俊美无双类别:现言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主角叫云卿陆墨沉-男主陆墨沉在线阅读